周鸿祎眼中的马化腾、李彦宏、张朝阳、傅盛…..

360名自称是中国互联网上的“鲶鱼”,在中国互联网市场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从与反病毒同行的“长柄锅战”,到中国首例互联网反垄断案中的“3Q战”,再到搜索引擎中的“3SB战”,360家甚至遭遇了互联网巨头的联合围剿。周弘毅也曾打趣道,“我是唯一一个真正被三个家庭轮流殴打但没有被打死的人。被绞死的滋味非常酸,令人耳目一新。它仍然会留下一点心理阴影。”

有人曾经说过,也许周弘毅是中国互联网世界中最像乔布斯的人。一方面,他有一种特立独行的叛逆思维,另一方面,他也有一种对产品完美的极端追求,当他不满意时,他直言不讳。

这位与众不同的互联网“斗士”对“对手”和“队友”有什么看法?

杨致远

我对杨致远的崇拜。事实上,当我加入雅虎的时候,我还不是很老,我几乎崇拜像杨致远这样著名的全球互联网公司明星。在雅虎期间,我有机会与杨致远直接沟通,杨致远也首次带领一个庞大的团队访问中国。

在我心中,他就像篮球界的乔丹和足球界的巴乔。他是长者。我完全尊重他。因此,当我和他交流时,我也必须带着不平衡的光环。我不够自信。在许多情况下,当我应该尽力坚持时,我选择了妥协。

雅虎创始人杨致远是我们互联网青年崇拜的英雄。有人谈到杨致远:“一百年后,如果人们只记得对互联网做出最大贡献的两个人,那么这两个人就是杨致远和大卫菲洛(David Philo)。

他们对世界的贡献不仅仅是创建了世界上最大的门户网站雅虎,更重要的是建立了个开放、自由和有利可图的游戏规则,迄今为止互联网行业一直遵循这些规则。也许100年后雅虎将不复存在,但人们会把它们与爱迪生、贝尔和福特相提并论。”

Ma花藤

周弘毅曾在许多公开场合称赞腾讯创始人的产品技能,并声称腾讯永远不会成为360的竞争对手,因为“腾讯是一家娱乐公司,从安全角度来说,一家非常专业的公司应该更专注于解决问题”。

显然,马花藤给了周弘毅一记响亮的耳光。

“互联网用户必然会遇到三个不可避免的问题:生、死和腾讯。腾讯就像天花板,无论多长时间你都会遇到它。当它发现你已经长大,它会自动下沉,压缩你的生活空间,把你推回到更小的空间。”当“李彦宏”在周弘毅创办的3721的业务量持续上升时,周主动寻找百度,并希望与百度合作。

”我发现罗宾和我的角色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我像机关枪一样,都想说,包括如何推广,如何做插件,毫无保留。然而,罗宾坐在对面,非常平静,一直在听,什么也没说。最后,他慢慢地说,“我认为3721本质上是一个搜索,将来肯定会有竞争。“张朝阳”当周弘毅考虑是否出售他创办的3721时,搜狐来到新浪,给出了一个非常真诚的价格。

“我见过搜狐的张朝阳。张朝阳的英文名是查尔斯。我们以前没怎么联系,这次会议增进了我们的友谊。

查尔斯在江湖已经五六年了,也经历了第一代互联网企业家的沉浮,比如2001年的互联网泡沫,北京大学蓝鸟的敌意收购,以及与新浪的内容竞争。经历江湖沉浮后,我能感觉到他的冷漠。他说话的风格低沉而平淡,似乎没有起伏,但每个字都充满了思考。“

傅生

”我从岐狐团队中抽调了五个人组成了一个项目团队。几个人开发了一种叫做“流氓复仇女神”的软件。我们的目标是找到并杀死当时互联网上100个流行的流氓软件。

起初,这个团队包括3721年跟随我的傅生。虽然后期有太多喜剧类的东西和争论,但不可否认的是,傅生带领的团队在360年代初期制作了非常好的产品。我的头脑中经常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产品想法,但是我需要产品经理来帮助我实现这些想法。福生是360早期安全的产品经理。“

雅虎首席执行官卡罗尔巴茨

卡罗尔巴茨61岁时被任命接替杨致远出任雅虎首席执行官,希望能让这家摇摇欲坠的公司摆脱困境。她的一个主要特点是她喜欢用美国人的责骂。贝茨就职后不久,他下令严格禁止商业秘密。华纳兄弟电影公司的媒体首席执行官雅虎首席执行官塞缪尔警告说,任何敢于这样做的员工都会“把他踢到火星上去”。塞缪尔是一个典型的沉默寡言的首席执行官。我在总部办公室遇到了塞缪尔,他帮助雅虎收购了Overture。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弘毅,我认为你太冲动和不成熟了。你应该少说点什么。你应该知道如何让下面的人做决定。”

黄勇,西岸奥美公关的创始人,圆脸,身材略胖。戴着金边眼镜,他的眼睛精明而警觉,当他说话时,他的眼睛会很圆,空气中会听到他略带夸张的粗糙沙哑的声音。因为创业相对较差,他个人从事销售,因此积累了大量的销售经验。关键是,他说一个有很强说服力的人。他说,“你丫,如果别人不给你东西,你就不会出去自己做吗?”

对于企业家的困惑,我想说网络企业家是“马拉松运动员”之一。不应该看到在这些匹配中模式被设置,类被设置。总有一天,旧模式将被打破,新进入者将打破原有的平衡。

黄志敏来自潮汕。他年轻活泼。他说话时眼神闪烁。他也是中国论坛的终极玩家之一。在论坛上,他遇到了当时许多年轻而热情的极客,包括后来创立网易的丁磊。丁磊后来进入北京时,他从这个圈子里选了几个朋友组成网易的初始团队,黄志敏就是其中之一。

周弘毅谈论企业家

对于企业家的困惑,我想说网络企业家是“马拉松运动员”之一。不应该看到在这些匹配中模式被设置,类被设置。总有一天,旧模式将被打破,新进入者将打破原有的平衡。

正如凯文凯利所说:“巨人越来越大,这在短期内是自然和有益的,但从长远来看,仍会有一些边缘化的公司颠覆这个行业。”“颠覆性技术总是在发生,它们来自边缘地区。这些颠覆性技术具有以下特点:低质量、高风险、低利润、小市场和未经证实。没人想进去。”

我相信未来属于那些愿意在无人关注的角落默默工作的创新者。

(文章内容取自周弘毅的自传《颠覆分子》)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