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林菜京味不京:设施老旧菜单不家常

为了纪念老北京人,郭林嘉昌才,北坪楼,大亚里等曾经是非常受欢迎的家庭烹饪连锁品牌,定位于大众消费水平,位于社区附近,是家庭聚餐。首选地点。餐饮业的转型和普及趋势似乎强调了此类品牌的市场主导地位,但特征和功能性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将此类家庭烹饪品牌推向了令人尴尬的局面。

设施旧菜单“不熟悉”

以85%的大众餐饮为目标,中高端餐饮向大众的转型在行业内一直是古怪的,大众化已成为餐饮行业的主要趋势。经过新一轮的产业调整和转型,传统的大众餐饮品牌正处于发展状态。以大众品牌为代表的家庭烹饪餐厅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北京商报》记者在国林昌彩安镇店观察到,与周围的其他餐馆相比,国林的家常菜安镇店显然有些冷清。到了晚上,前门的灯光告诉消费者商店开门营业。与略带破旧的门不同,国林家长材安镇店很大。大堂只有三个大大小小的大厅。双方还设有私人房间。过道中还有一个私人房间,通向二楼。但实际上,在商店用餐的消费者数量远远少于访客数量。一位服务员说,商店的二楼早已消失。与郭林的家常菜相比,北平大厦和太空桥附近的大雅利要好一些,但与曾经炙手可热的情况不相上下。

《北京商报》记者走访了很多地方,发现这些起源于旧北京的传统家庭烹饪品牌有很多共同点。首先是装修风格。大多数餐厅通常都很老旧,设施也很老旧。餐厅布局紧凑,环境非常嘈杂。其次,就菜单而言,这些以北京传统家庭烹饪品牌为特色的菜单似乎并不“家常”,菜单精美,有近百种菜肴,但北京传统家庭烹饪是其中之一。除了烤鸭之外,在菜单中还融合了多种美食,还有很多着名的串香菜肴,例如剁鱼鱼头,毛血旺等。很难找到传统的北京家常菜。

全面的多方定义是,家庭烹饪是日常烹饪的食谱,是中餐的来源,也是当地风味美食的基础。从餐饮品牌的角度来看,主要是提供当地的日常风味,中等消费水平以及社区中的餐厅。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冯恩元表示,家庭烹饪的定义主要是基于每天三餐的消费者的用餐需求,这可以说是社区餐饮。郭林,北平楼和大梨梨是更具代表性的北京式家庭烹饪品牌。

扩张会降低竞争压力

一家商店的负责人郭林家常才说,郭琳目前在北京有20多家商店。两年前直接在网上宣布的果林家庭烹饪商店数目为37,减少了近一半。通过在线搜索,北京目前有16家商店,而且并不是所有商店都正常营业。 《北京商报》记者拨打其中一家商店后,被告知该商店现已更名为紫光公园。该餐厅的负责人说,那确实是郭琳的家常菜。

大亚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说,大亚梨目前在北京拥有56家门店,在全国拥有60家门店,但近年来的扩张速度有所放缓。此外,一些山梨商店的单店销售业绩也有所下降。

业内人士认为,传统家庭烹饪品牌发展的下降与知名特色餐饮品牌的普及有很大关系。如今,转型已成为整个餐饮业的新常态,无论哪种定位餐饮品牌都应积极适应新的市场变化,以在激烈的竞争中保持自己的优势。但是,传统的家庭烹饪品牌在这方面做得还不够。如果他们仅依靠旧的和旧的利润模型,那么他们最终将走向“无利可图”的困境。

此外,在中国家庭中常见的“先天不足”标准化在传统家庭烹饪中更为突出,这也是大规模发展的障碍。在大规模转型的同时,特色主题餐饮已成为一种消费趋势,方便快捷的外卖点餐也得到了迅速发展,这些都一再侵蚀了传统家常品牌的优势。

不仅如此,餐饮业的“四高一低”使餐饮企业在微薄的利润中感受到压力,传统的家庭烹饪品牌和产品的老化将成为这场残酷竞争的弱点。

品牌老化服务有待创新

尽管这些见证北京城市发展的北京传统家庭烹饪品牌似乎跟不上节奏,但在老北京人的心中,它们已经成为家庭烹饪的代表,并且仍然拥有固定的消费群体。长期积累的口碑和招牌也是不可忽视的优势。业内人士指出,传统的家庭烹饪品牌需要创新,以保持和扩大上述优势。

中国食品行业评论员朱丹鹏认为,几乎所有传统家庭烹饪品牌都面临着品牌,产品和装饰的老化。如今,主要消费者越来越年轻,因此这三个“衰老”对餐饮品牌来说几乎是致命的。

冯恩元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说,家庭烹饪品牌的发展存在许多弊端和滞后。首先,目前,家庭烹饪餐厅的基于社区的服务功能尚未到位。它仅处于商店中的状态,尚未完全集成到社区餐饮中。其次,家庭烹饪的版本现在需要进一步细分。对于不同的消费水平和消费者主题,需要进一步的目标细分。第三,家庭烹饪餐厅目前连接互联网的速度很慢。当前的家庭烹饪餐厅是社区平台的第三方平台,并且没有餐厅自己的平台。另外,由于家庭烹饪餐厅缺乏投资能力和盈利能力,硬件设施没有太大变化。但是,食用自制蔬菜的消费者并不关心这些方面。图为家常菜方便实用。

冯恩元认为,家庭烹饪品牌发展方向的下一步应该是集中于社区餐饮服务,研究社区餐饮尤其是老年人餐饮的服务需求,并与现代服务技术合作让消费者享受更多的便利。

家乡|大亚梨|北平楼|郭林才|景维尔|设施陈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