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希泰:熊抱天使投资这一伟大制度创新 推动中国新的三十年

“如果你现在有一个想法(angel investment),基本的起点是估值1000万,这意味着你公司的账面价值是1000万,企业家的价值是1000万。这不是天上的馅饼吗?这种事以前怎么会发生?因此,你必须试一试。你不必自己做首席执行官。你可以与其他人合作,以团队的形式创业。”如今,鸿泰基金创始人盛锡泰在2015年春季风险投资峰会上鼓励企业家。

盛希泰用一个非常生动的动词描述了国内投资者和企业家目前对天使的态度:拥抱!“天使投资系统有刺激作用。它比股份制大得多。拥抱再多也不为过,所以它被称为熊抱。”

盛希泰表示,迄今为止天使投资在中国已经符合条件:第一,资金。一些人和组织有能力支持企业家。第二,智慧。我们中国声称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大学生群体。几天前,我们看到一篇文章说,中国将获得第二次人口红利,因为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大学生群体。第三,有一个市场。中国有13亿人口,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尤其是在85、90甚至00年之后,他们的市场潜力是无限的。第四,追求财富。中国人民对财富的追求是无与伦比的。所有茶馆、餐馆和大堂酒吧都充满了生意。

然而,在他看来,天使投资在中国的现状仍然存在一些问题。首先,天使投资机构难以生存,因为所管理的基金规模相对较小,普通基金只收取2%的管理费,这使得它们难以养活相对比较牛的投资者。

盛希泰:熊抱天使投资这一伟大制度创新 推动中国新的三十年

以下是宏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的演讲回忆录

:

熊宝天使投资,这是一项伟大的制度创新

,旨在推动中国新的30年

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有些激动人心。它被称为“熊宝”天使投资,一个伟大的制度创新。

要现在创业,首先,这个名字必须刺激别人,让别人记住它。如果你有一个好名字,别人会考虑你的名字并研究你的名字。例如,叫鸭子可以传播得很广,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认为,以一个好名字创业是成功的一半。

刚才我听到蔡主席(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芳)《万众创新的经济学》讲话。我觉得自己受过很好的教育。他的理论深度很高,我会说一点实践;他正在谈论最后一篇文章,让我继续下去。他正在谈论总经理,我将设立一些分公司。我想了很长时间,什么词可以恰当地表达我想说的话,最大限度地表达我想说的话。最后,我想出了一个词,熊抱。

我在证券业工作了将近20年。我三年前离开了证券业,在过去的一两年里做了天使投资。我真的觉得天使投资领域的氛围完全不同。过去,无论是首次公开募股还是合并,证券公司都是企业成长的后端。例如,就像鸭子一样,如果你不长大,你就不能为它服务。只有在鸭子长大后,你才能把鸭子做成美味佳肴让每个人品尝。这是投资银行的工作,也是我最初做的工作。现在我已经做天使投资一两年了,这是对企业成长最前沿的服务。我将从鸭蛋环节开始,所以我的经验非常深刻。

去年9月10日,李克强总理在达沃斯论坛上发表了半个小时的讲话,十次提到创业。紧接着杭州互联网论坛之后,李克强总理首先提出了“大众创业与创新”,然后具体谈到了“创造客人空间”和“孵化器”,特别是今年的NPC和CPPCC提出了“互联网”的概念。在场的稍年长的人记得,在过去如此频繁地提到创业精神是不可思议的。

每项改革都被推迟了。

每次我们改革,我们都是被迫的。如果今天中国经济仍以8-12%的速度增长,每个人都过得舒适轻松,当我们被迫将数据减少到8%向公众公布时,政府还需要提到创业精神吗?今天,我们的传统经济和股票经济非常糟糕,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如果你去三线城市,你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许多地方政府和银行之间的矛盾非常尖锐,为什么?这家银行是一家企业,需要利润。它需要向企业收钱。如果企业倒闭,银行必须尽力收回贷款。企业本身也在挣扎。一旦银行收回债务,企业就会更快死亡。一旦发生这种情况,政府的表现和面子将会丧失,政府将会站出来抗争,最终演变成政府和银行之间的矛盾。这种现象在三线城市很普遍。像去年经济增长率最低的三个省份黑龙江、山西和河北一样,用悲伤和痛苦来描述实体经济的现状并不为过。

股票经济是不可能的。我们如何解决经济发展问题?这是增量。增量取决于什么?你从哪里来?刚才蔡主席指出,“唯一的出路是提高各方面的劳动生产率”。我认为这个方向是正确的,但这需要时间,而且可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认为增加增量、创新和创业精神,特别是创业精神,应该是解决经济增长问题的另一种方式。2014年,我们新增注册企业1000多万家,现有注册企业6100多万家,现已达到7000多万家。2015年注册企业数量的增长只会更快。

说到这里,我想我们有一个榜样可以效仿,这就是美国。

很多年前,每个人都认识一个叫韦尔奇的人,他曾担任通用电气公司的首席执行官20年,自称从150亿美元中赚了5000亿美元。当他在2001年退休时,有很多噪音,包括当时选择伊梅尔特接替他的过程,这些噪音都被拿出来,并被一片混乱地解雇了。十五年后,我可以肯定地说,如果韦尔奇今天退休,绝对不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在过去的15年里,美国的经济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韦尔奇执掌通用汽车的时代,先进技术几乎被大公司垄断,即使中小企业拥有核心技术,它们也常常受到资本和资源的限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随着天使投资的兴起,即使是高度分散的市场中的“弱势团队”,只要拥有核心技术和优质产品,也可以轻松吸引天使投资。大量核心技术掌握在小型和微型企业手中,大量天使投资者和投资机构正如饥似渴地寻找好项目。所有这些造就了硅谷,成为安吉尔成功创业的基础。大公司垄断所有发明创造的时代已经过去。韦尔奇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今天我们能听到多少次通用电气和伊梅尔特的声音?我们听到和看到的都是像谷歌和脸书这样的公司。时代变了。

另一方面,尽管奥巴马几乎是美国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总统,但美国经济在过去的7到8年里发展得非常好。为什么?我认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美国充分利用天使投资系统。当然,我的观点可能有点偏颇,但这只是一个家庭的意见,但我认为这是合理的。谈到美国的创业环境,谈论硅谷是不可避免的。我认为硅谷不仅是美国创新和企业家精神的摇篮,也是世界创新和企业家精神的摇篮。美国现在拥有258,000名天使投资者。这个数字实际上很糟糕。让我们想想,如果每个人每年投资一个项目,每个项目将解决10个人的就业问题,每年将提供300万个就业机会。

无论我们试图寻找哪个渠道,上个世纪几乎没有天使投资。天使投资系统在2000年后开始出现。虽然美国是个流氓,用军队抢劫别人,用金融手段偷别人的钱袋,但在美国有很多合法的手段

我们可以比较天使投资系统和股票系统。让我们想想股份制在世界经济的历史发展中起了什么作用。在股份制出现之前,任何想做生意的人,如果生意失败,就可能意味着失去一切,甚至你的家人也会破产,因为你必须承担无限的责任。股份制的出现意味着你只需要承担有限的责任,你的投资也仅限于承担你的责任,这与你的家庭无关。在我看来,股份制的出现推动资本主义国家前进了100年。股份公司和有限责任公司都充分探索了这一制度。

今天,我认为天使投资系统是一个更大的系统。想象一下你有创业的想法。只要你“愚弄”投资者,他们就会愿意为你付出代价。理论上讲,你现在有了一个估值为1000万元的创业(天使投资)的想法,这意味着你公司的账面价值是1000万元,企业家的价值是1000万元。这不是天上的馅饼吗?这种事以前怎么会发生?

天使投资系统和股票系统相比不是很棒吗?那么让人偷一个快乐的系统,你为什么不自己创业呢?我认为有必要试一试。你不必自己做首席执行官。你可以与其他人合作,作为一个团队创业。因此,我认为天使投资系统有刺激作用。这是一个比股份制大得多的体系。拥抱再多也不为过,所以它被称为熊抱。

第二,宣传中国新的30年。

迄今为止,天使投资已经符合中国的条件。在我看来,中国经历了两三十年:前30年是毛爷爷的30年,这30年的核心词是站起来;第二个30年是邓小平的30年。这30年的核心词是致富。中国人很富有。我们现在研究的所有问题的出发点、背景和前提是我们在中国人富裕的前提下所做的和所想的。现在,十八大以来开启的新政治常态和新经济常态为国民经济的长期稳定发展提供了基础和保障。Xi达引领我们进入30年的创新时代。

目前我们有四个条件:第一,钱。一些人和组织有能力支持企业家。第二,智慧。我们中国声称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大学生群体。几天前,我们看到一篇文章说,中国将获得第二次人口红利,因为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大学生群体。第三,有一个市场。中国有13亿人口,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尤其是在85、90甚至00年之后,他们的市场潜力是无限的。第四,追求财富。中国人民对财富的追求是无与伦比的。所有茶馆、餐馆和大堂酒吧都充满了生意。

从今天的起点开始,中国可以在未来30年向前推进。我告诉很多老板,你很富有,有很大的潜力,但是如果你不赶上这股潮流,你可能在未来十年里仍然有钱,但是你不会有更多的潜力,因为你没有处于潮流的顶端,已经被潮流抛弃了。中国未来30年很可能是由于创业浪潮的持续和天使投资系统的应用。我们还可以看到无数天使投资者,因为有了钱,我们就可以给企业家提供资金支持。我们想要拥抱这个时代,包括我们这里的所有人,你可以留意你周围的机会。股市是一方面,但这种机会应该被看到和抓住。

目前,我认为天使投资在中国仍然存在一些问题。首先,天使投资机构难以生存,因为所管理的基金规模相对较小,普通基金只收取2%的管理费,这使得它们难以养活相对比较牛的投资者。因此,我与许多地方政府沟通。我需要向前看。我需要给天使投资组织各种物质支持和激励。只有当物质支撑到位,才能有方向。迄今为止,地方政府和媒体对此事的反应相对较慢,包括对创新和创业精神的理解和跟踪。根本原因是他们没有真正意识到天使投资的重要性,天使投资是一项伟大的制度创新。直到不久

今天中国社会科学院峰会的主题非常好。它被称为保持以保持业务出口。因此,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我们应该进一步拥抱这个时代。如果我们充分利用天使投资系统,我们不仅会有258,000个天使投资者,而且在中国可能会有100万个天使投资者。每个人每年投资一个企业,每个企业一年可以解决一千万人的就业问题。这只是就业,其他账户也可以计算在内。

蔡院长刚才说这是最好的时候,也是最糟糕的时候。我的结论是,毫无疑问,这是最好的时机!这是创业的时代!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