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的变与不变:人民币贬值不可怕 应早下决心实现汇率市场化

2016年11月17日,在“《财经》年度会议:预测与战略”和“全体会议1:全球经济预测与风险应对”的环节中,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余永定等领导进行了精彩的讨论。以下是精彩的记录。

余永定:人民币贬值并不可怕。我们应该下定决心实现汇率的市场化

一个国家有30年的经常账户盈余。顺差仍然是世界上最高的,经济增长率也是最高的之一。此外,还有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有了强大的政府治理效率和政策资本控制,你认为这个国家的汇率会贬值20%吗?没有这样的先例。”11月17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余永定在“《财经》 2017年年会:预测与策略”上表示。

最近,对人民币汇率贬值的担忧逐渐加剧,但在余永定看来,尽管人民币短期内面临贬值压力,但中国的经济基本面并不支持人民币的长期贬值。汇率贬值背后有四个主要问题:银行货币错配、企业外债、主权债务和通货膨胀。然而,这些问题目前在中国并不存在,汇率贬值也没有那么可怕。

余永定表示,他强烈支持央行加强资本管制。如果中国有2000万中产阶级,每年想兑换5万美元,这个数额是非常大的。他还透露,一些企业主实际上借用员工身份证来交换大量外汇,包括大量海外采购。因此,必须实行资本管制,必须严格执行购买5万美元外汇的政策。但余永定也承认资本管制有一系列副作用。

核心问题是,如果汇率不能由市场决定,那么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也会受到影响。

余永定认为,如果人民币有贬值压力,应该尽快释放,而不是慢慢释放。缓慢贬值不会消除贬值预期,但会阻碍资本市场改革措施。例如,可以通过开发衍生金融产品来防范汇率风险。如果每个人都同意人民币将贬值,就很难找到交易对手,政策制定也会遇到困难。

因此,余永定建议尽早下定决心实现汇率市场化,从而相应减轻资本管制的压力。

以下是余永定演讲的真实记录:

余永定:我不敢对人民币汇率做出判断。任何人都很难做出判断。许多著名银行家表示,对他们来说,最困难的事情是对他们最终会达到什么水平做出具体判断。这太难了。我想谈谈一些原则问题。首先,我完全同意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的观点,即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不支持人民币长期贬值。人民币应该是强势货币,但目前,人民币确实面临贬值压力。一般来说,它来自贸易。过去我们的出口顺差很大,现在已经减少了。最重要的是资本外流,包括资本套。昨天,我看了一个专门介绍如何在美国买房的电视节目。我很惊讶。在美国,谁能买到50,000美元限额的房子?合法还是非法?然而,电视台已经就如何在美国买房而不被欺骗提供了各种各样的建议。

中央银行的政策是什么?我自己的猜测是,应该干预外汇市场,让人民币有序、渐进地贬值,最终达到均衡汇率水平。同时,应加强资本管制。这样,我们就可以避免使用过多的外汇储备来干预外汇市场。我完全同意央行为加强资本管制而采取的措施。我认为这是最后的手段。在中国目前的形势下,加强资本管制的确是必要的。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在我们强调资本控制和加强资本控制的同时,电视节目

现在我想强调一个观点。如果我们不允许人民币根据市场的供求来决定,我们就必须干预市场,尽管干预的程度有时多有时少。由于这种干预,必须首先消耗大量外汇储备。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消耗了8000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当然,这里有估价功能,但是这个数额很大。各位议员可能不太清楚8000亿美元的概念。我想强调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资源总额为6600亿美元。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世界各国政府消耗的外汇为3500亿美元,而我们消耗的外汇为8000亿美元。许多分析师认为,这是为了向人民隐藏财富。我不否认这一点,但在很大程度上,这不是向人民隐瞒财富,而是我们已经损失了金钱。

此外,它还会影响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中央银行特别提出了这一点。为什么我们现在不能降低标准?一旦标准降低,更多的流动性被引入,人们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就会增加,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也会加大。央行也充分意识到,如果汇率不是由市场决定的,我们的货币政策独立性将受到影响。

我们现在必须加强资本管制。虽然我长期以来一直支持加强资本管制,但我们必须承认资本管制有一系列副作用。如果我们让人民币更多地由市场决定,资本管制的压力就会相应减轻。我们过去有些政策错误的原因是没有考虑到订单。如果我们得到正确的秩序,我们最终可以相对顺利地实现资本账户自由化。

缓慢贬值不能消除贬值的预期。市场总是期望你贬值。在这种情况下,我国资本市场的改革将受到很大阻碍。例如,如果你想开发衍生金融产品来防范汇率风险,如果每个人都认为人民币贬值很难找到交易对手,在这种情况下,你开发衍生金融产品也相对困难。

汇率贬值这么可怕吗?我不认为这有多可怕。在国际上,人们通常讨论四个问题:第一,银行货币错配。第二,企业外债。第三,主权债务。第四,通货膨胀。就中国而言,这些问题并不存在。此外,我还想说,在世界经济史上,你有没有发现一个例子,一个国家的经常账户盈余已经超过30年,而经常账户盈余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长率是世界上第一或第二高的。这个国家有3万亿元的外汇储备。这个国家有超强的执政能力和资本控制能力。它的汇率会大幅贬值20%吗?你能找到一个例子吗?我不这么认为。我不否认,如果央行停止干预,短期内可能会出现所谓的超调,但我认为问题不大,只要我们做好准备,我们就有能力克服这种影响。

综上所述,我希望能尽快下定决心,让汇率由市场决定,尽快实现汇率市场化。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摆脱许多束缚,集中精力进行宏观调控和经济结构调整。

余永定: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趋势肯定会明显加强,尤其是特朗普当选后的早期,因为他必须在一定程度上履行自己的竞选承诺。此外,我们不能否认全球化对美国不同阶层产生不同影响的现象。对于美国的蓝领工人来说,这确实减缓甚至没有提高他们的收入水平。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在这种情况下,这可能对美国的蓝领工人有好处。因此,特朗普的这一政策有公共基础,中国应该为此做好准备。

此外,我们将继续我们的国际化步伐。我们将高举自由化的旗帜。如果你们搞贸易保护主义,我们就成了贸易自由化的旗手。这样做是正确的,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

我还要特别强调,我们应该根据我们的能力尽我们所能。我们应该温和,不要咄咄逼人。最近,我们的一些银行被罚款。我们的媒体和公众的潜意识立即认为这是我们自己的错。我认为这是一种偏见。这是一种受人们长期宣传影响的偏见。这不一定是我们的错。或者我们可能有点不对劲。故障可能在另一边。美国不仅对中国处以罚款,对西方国家的许多大银行也处以罚款。这不一定如此合理。我们应该警惕这些问题。当我们向外扩张,向外推进时,我们必须小心,一步一步,稳步前进,尽力而为。

余永定:我认为中国必须加强资本管制。稻木表示,流动性巨大。我们可以简单地计算账单。如果中国有2000万中产阶级,并且希望每年兑换5万美元,这是一个巨大的数目。我们做什么呢它只能是资本控制,这一配额不能改变。当然,我不会主张他减少配额,但无论如何,这个配额必须严格执行。在一些地方,比如深圳,我的学生告诉我,一些老板借了员工的身份证,借了很多外汇。这种事情必须禁止。大量海外购买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认真调查研究是非常重要的。

总之,面对这样的挑战,完全靠市场手段是不可能解决的。但另一方面,如果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这种压力应该尽快释放,而不是慢慢释放。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已经吸取了这个教训。2005年,我们说过要打破人民币升值的非理性预期。这是一个合理的预期。你不停地打电话,热钱不断流入,你不小心掉进了美元陷阱。现在也是如此。你不能打败它。如果你让它跌到谷底,期望就会消失。去年的股票市场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经验。当它到达高点时,它必须下跌,不要让它在那里花费数万亿台。最终下跌,最终稳定在3000点。

何刚:你能理解你所说的应该控制配额,扩大范围吗?

余永定:我的意思是资本管制不能被放弃,但是我们不能轻易改变我们过去的一些承诺。我们正在严格执行现有的控制措施。此外,让人民币尽快由市场决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加强资本管制的压力得以缓解。

阅读下一页的全文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