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关停最后一个甲骨文数据库:是作秀,更是示威

在倒计时中,亚马逊电子商务副总裁戴夫特德韦尔(Dave Treadwell)敲下了几行代码,屏幕显示“停止了甲骨文。旁观者爆发出欢呼声,一些人开了香槟。

北京时间10月15日晚,亚马逊AWS首席福音传道者杰夫巴尔(Jeff Barr)在其官方博客上宣布,亚马逊的消费者业务已经完全关闭了最后一个甲骨文数据库。为此,亚马逊还拍摄了一部短片来记录这一刻。以上场景是电影中的一个场景。

亚马逊员工庆祝最后一个甲骨文数据库的关闭。来源:杰夫巴尔(Jeff Barr)的博客视频截图

对亚马逊来说意义重大。随着甲骨文继续在云计算领域发挥自己的力量,亚马逊开发了自己的数据库,两家公司的管理层也多次从远处嘲笑对方的业务,亚马逊自然无法继续从竞争对手那里购买,就像天猫淘宝不会使用华为的云业务一样。

亚马逊以如此盛大的方式庆祝它离开甲骨文的数据库,以至于向后者展示它是非常有意义的。

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Bezos)声称早在2010年左右就摆脱了甲骨文数据库,但由于项目规模庞大,直到2018年11月,亚马逊AWS CEO安迪贾斯西(Andy Jassy)在社交网站上发布消息称,亚马逊可以在2018年底之前将88%的甲骨文数据库迁移到自己的数据库中。

现在,这项工作的进度条终于完成了100%。为了彻底移除甲骨文数据库,亚马逊从消费业务中动员了100多个团队参与迁移,包括电子商务亚马逊精品(Amazon Prime)和亚马逊新鲜(Amazon Fresh);Alexa。扬声器;内容金读、亚马逊音乐等。除了广告、交易、财务和订购等内部系统外,存储在近7,500个甲骨文数据库中的总共75 PB内部数据已经迁移。

迁移后的数据自然会存储在亚马逊自己的数据库中。2014年,亚马逊推出了自主开发的数据库产品亚马逊极光(Amazon Aurora),此外还有亚马逊动力数据库(Amazon DynamoDB)、亚马逊红移等。这些产品确保亚马逊不会因数据迁移而导致业务停机。

花了几年时间,部署了数百个团队。亚马逊对这个项目寄予厚望。亚马逊首席技术官沃纳威格尔在亚马逊去年11月关闭其最大的甲骨文数据库后说:“这是我今年在亚马逊最快乐的一天。”

亚马逊直面挑战

省钱是亚马逊在迁移数据库方面最直观的优势。

据亚马逊AWS首席福音传道者杰夫巴尔(Jeff Barr)在其博客中统计,在将数据库迁移到自己的系统后,虽然他仍需继续付费,但基于亚马逊的应用规模和折扣率,他可以将数据库成本降低60%,数据库管理支出降低70%。

“昂贵”是甲骨文多年来一直受到批评的一个特点。亚马逊AWS首席执行官安迪贾斯西(Andy Jassy)曾公开批评甲骨文的数据库“昂贵且难以使用”。然而,由于其漫长的开发周期和全面的产品线,甲骨文在全球市场的份额仍然很高。美国评级机构威廉布莱尔(William blair)的一份报告显示,甲骨文数据库在2015年至2017年的全球市场份额中排名第一。

图片来源:威廉布莱尔的报告截图

因此,打破甲骨文对数据库高价的垄断无疑是亚马逊迁移到自己产品的意图之一。

数据库不满意的性能是亚马逊放弃甲骨文的另一个动机。

由于数据库是支持信息技术系统数据操作的基础,对于电子商务,数据库支持用户的每一笔账单、付款和售后服务。然而,在电子商务领域,最突出的问题是数据库是否具有良好的可扩展性,能否抵御双溪等推广节点在短时间内用户大量涌入的高并发状态。

显然,甲骨文的数据库性能并不令亚马逊满意。亚马逊迁移完成后,杰夫巴尔(Jeff Barr)在博客中提到,该团队可以在迁移后的几分钟内将数据库的大小和吞吐量翻一番,以适应过去需要数月的高峰流量。

阿里巴巴也对甲骨文产品不满意。

在2014年天猫双十一期间,阿里巴巴使用了甲骨文数据库。然而,在Double Eleven上用户激增后,天猫团队发现甲骨文数据库无法支持如此大量的流量,天猫不得不将10%的流量转移到当时不成熟的自主研究数据库OceanBase。

与阿里巴巴不同,阿里巴巴只是一个客户,亚马逊宣布除了省钱和提高产品性能之外,还将放弃甲骨文,这意味着“挽回面子”。

由于迁移数据库花费了很长时间,尽管贝佐斯和其他高级管理人员在早期喊出了淘汰甲骨文的口号,但亚马逊仍然需要在项目完成前购买甲骨文的服务,这使得甲骨文嘲讽地批评亚马逊。

2017年底,当亚马逊成为迁移数据库的头条新闻时,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当时略带不屑地说:“有一家公司刚刚为数据库和其他技术支付了5000万美元。这家公司是亚马逊。”

甲骨文需要反击

“对甲骨文最大的影响是动摇其业务基础,加速企业(尤其是企业)采用云技术。这对甲骨文来说是致命的。”一位信息技术老手告诉36氪星。

上述人士进一步提到,亚马逊数据库迁移的完成意味着向业界展示如何以云的方式解决企业所需的业务级数据库,这传达了“我是一家超大型企业,我可以迁移,你也可以这样做”的信号。

自2014年自主开发的极光关系数据库服务推出以来,亚马逊在数据库领域频繁移动。目前,它已经推出了一系列数据库服务,包括亚马逊动态数据库(Amazon DynamoDB)、亚马逊关系数据库服务(RDS)和亚马逊红移等。

甲骨文继续在云计算领域向前推进,但其性能并不令人满意。

2018年11月,亚马逊AWS CEO安迪贾斯西(Andy Jassy)还取笑甲骨文创始人埃里森,因为其市场份额较低。安迪贾斯西(Andy Jassy)展示云服务公司市场份额的幻灯片上,埃里森的头像被放在饼图中,以一种有趣的方式向外看。

”在云服务领域,一些像埃里森这样的人根本没有出现在统计数据中。他们只是突然闯进来。”安迪贾斯西说。

根据图表,亚马逊AWS占云服务市场份额的51.8%,微软占13.3%,阿里巴巴占4.6%,而甲骨文似乎没有一位数。

云服务的缓慢发展也反映在甲骨文的表现上。根据今年3月发布的财务报告,来自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的收入为66.62亿美元,仅比去年同期的65.87亿美元增长了1%,而云许可和内部许可的销售额则下降了4%,至12.5亿美元。

越来越多的表演者。在国内,阿里巴巴、华为和腾讯今年相继发布了自己的数据库产品,掀起了“云计算”浪潮。在海外,另一个信息技术巨头Salesforce声称在2022年完成了数据库迁移,并将内部数据库代码命名为“Sayonara”,在日语中意思是“再见”。

甲骨文已经到了必须反击的地步。甲骨文从传统软件开始,必须重组其产品、技术和商业模式,以适应当前的云计算架构。一家企业信息技术数字制造商的首席执行官告诉36氪:“甲骨文的传统数据库产品与当前流行的公共云架构不太兼容。"

这需要甲骨文在底部进行转换。2018年,埃里森最终提议将云计算置于企业发展的核心,并表示甲骨文的未来将取决于其云企业资源规划SaaS服务和自主云数据库。去年10月,甲骨文发布了一系列云产品更新,包括企业资源规划和人力资源,重点是添加人工智能功能,目的是指向亚马逊。

甲骨文似乎也对自己开发的数据库产品面临的竞争充满信心。

“就数据库的整体能力而言,如果我们以1到10的比例进行比较,如果甲骨文能达到10,我们今天看到的一些产品甚至还没有达到5。甲骨文高级技术咨询总监李佳去年接受采访时说。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