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为了一幅世界名作,去打卡的六间美术馆

(来源:玄月合作公共号码:Voicer)

几乎每个人都在着名的艺术画廊经历过类似的尴尬经历:人们一个接一个地挤在某个世界名画或展览的前面,里面放着相机、iPhone和iPad,外面放着三个,伸长脖子和胳膊,试图把他们的脸和艺术品放进的取景框,也许还会加上撅着嘴和小叉子的可爱手势。你突然失去了兴趣,突然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国内景点。

并非每个艺术博物馆都是为一个展览而创建的。它们经过精心制作,能够容纳无数不同美学的作品,没有任何冲突。只看其中一个大家都知道的,真是遗憾。一些不太知名的美术馆也悄悄展示艺术史中的重要画作,而文艺复兴时期最重要的油画可能就挂在着名美术馆的世界名画旁边。

无论是美术馆还是油画,一件好的作品当然值得一路与你相遇,但是如果你只是想拍一张每个人都有的照片,它对参观美术馆的乐趣来说太小了。Voicer向您介绍了六个不太受欢迎但很有价值的艺术画廊和绘画。下次你参观美术馆的时候来这些地方。你不需要拍照,上传社交软件,带着你的眼睛去爱美。

东京国立西方美术博物馆

明星收藏:莫奈《睡莲》 (1916)

莫奈《睡莲》 (1916),东京国立西方美术博物馆收藏

当然,没有人不知道莫奈的名字:印象主义的创始人,光影色彩,触觉绘画.莫奈1840年出生于巴黎,他从小就擅长画漫画,他与马奈、雷诺阿、巴兹尔和西斯勒等艺术家有着良好的个人关系。

▲莫奈自画像

《睡莲》,藏于日本东京的国立西方艺术博物馆,创作于1916年。它侧重于水面和花卉,与各种睡莲。画面结构紧凑,让观众觉得自己在水面上。

▲莫奈的花园

莫奈痴迷于展示阳光和季节对自然场景的影响,所以他经常重复描绘同一场景。特别是,他建造了一个玻璃墙花园工作室,并将画架安装在滑轮上,以更好地适应睡莲池中光影的变化。莫奈创作了近300部以睡莲为主题的作品。

日本东京国立西方艺术博物馆

收藏这幅画。东京上野的西方艺术博物馆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它自己的博物馆是由法国建筑师柯布西耶设计的。它具有典型的强烈的现代主义风格,线条简洁优美,是柯布西耶在日本留下的唯一作品。2016年,西方艺术博物馆和来自世界各地的16件柯布西耶作品一起被认定为世界遗产。

东京国立西方美术博物馆

东京台东区上野公园7号?7

日本仓川博物馆

星藏:高更《乐园》 (1892)

▲高更《乐园》 (1892)。后印象派时代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是保罗高更,他也是20世纪最重要的象征性画家之一。他一生中翻来覆去,是梵高的密友。高更从未接受过正式的艺术训练,所以他的画是自由的,充满了幻想。他直到去世才出名。高更将他的创作过程描述为:“用心灵而不是眼睛,充满热情,刷刷飞走”。

▲高更的自画像

《乐园》突出了他的创作风格:实验性,注重明暗之间的强烈对比和各处的强烈色彩。在当时的殖民主义背景下,高更通过象征手法描绘了一个充满异国风情的理想化的天堂。画中的伊甸园源于他在印度尼西亚爪哇岛的婆罗浮屠神庙的个人照片。高更性感丰满的夏娃伸手去摘一朵花,而不是一个苹果。红翼蜥蜴在她耳边低语。这幅画不是正统的西方表演,而是充满东方风情。

▲日本藏富县高原美术馆

日本冈山县的这个美术馆是日本第一个收藏西方艺术作品的私人美术馆。除了高更,莫奈和马蒂斯的画也藏在博物馆里。

日本黑泽明美术馆

日本冈山县的这个美术馆是日本第一个收藏西方艺术作品的私人美术馆。除了高更,莫奈和马蒂斯的画也藏在博物馆里。

这个博物馆是由日本建筑师雅库士奇设计的。为了呼应西方艺术的主题,入口被设计成古典罗马圆柱的风格。然而,这个博物馆充满了日本风格。庭院和回廊反映了四季的变化,与入口融为一体。

日本黑泽明美术馆

冈山黑泽明市中心1-1-15

Star Collection:Manet 《草地上的午餐》(1863)

▲Manet 《草地上的午餐》(1863)。巴黎奥赛博物馆(Museo Orsay)爱德华马奈(Edward Manet)被认为是现代艺术的创始人之一,他于1832年出生于巴黎的一个富裕家庭,但却是富裕阶层的叛逆者。他拒绝成为律师或参军,而是选择成为一名画家。他每天花几个小时在卢浮宫临摹大师的经典作品,这幅反映19世纪巴黎社会前景的写实油画赢得了广泛赞誉。

▲马奈的自画像

通过《草地上的午餐》,马奈领导了西方艺术从现实主义到印象主义的转变。他挑战传统,痴迷于探索现代技术,如拍摄光线和稀释视角。这幅画的灵感来自提香和拉斐尔。照片中,两个穿着时髦衣服的年轻人和一个裸体女人并排坐着。裸体女人没有羞耻,直接看着观众。左拉曾在《费加罗报》称赞马奈的这幅画。

▲巴黎奥赛罗博物馆

《草地上的午餐》现藏于巴黎奥赛罗博物馆。奥赛罗博物馆是巴黎的一座现代艺术博物馆。除了马奈,毕加索、塞尚和罗丹的作品也藏在博物馆里。它的前身是奥赛罗火车站,是19世纪巴黎市中心的火车站。“”巴黎奥赛罗博物馆的翻新是由建筑师维克多拉鲁设计的。外部采用折衷主义的石头来改造火车站的金属结构。内部保留了现代主义和工业革命的痕迹:货梯和电梯保持原样,天顶的钢筋外露。它是为迎接1900年巴黎世博会而改造的建筑作品之一。

现藏于巴黎奥赛罗博物馆。奥赛罗博物馆是巴黎的一座现代艺术博物馆。除了马奈,毕加索、塞尚和罗丹的作品也藏在博物馆里。它的前身是奥赛罗火车站,是19世纪巴黎市中心的火车站。“”巴黎奥赛罗博物馆的翻新是由建筑师维克多拉鲁设计的。外部采用折衷主义的石头来改造火车站的金属结构。内部保留了现代主义和工业革命的痕迹:货梯和电梯保持原样,天顶的钢筋外露。它是为迎接1900年巴黎世博会而改造的建筑作品之一。

巴黎荣誉区街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