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时评:高考改革不是学科的“排列组合”

在高考改革中,只有告别学科“排列组合”的敷衍责任,才能在寻找“最大公约数”上达成共识。

高考改革计划最初决定在一年内参加三次语言以外的考试和两次外语考试。然后学生们被允许参加三次测试,并在五级系统中接受评估。昨天,中国教育协会副主席、着名教育家朱永新教授应江苏省教育协会民办教育委员会邀请,在南京召开教育专题报告会,向江苏教育工作者展示教育改革现状。(《现代快报》年4月20日)

经过漫长的酝酿期,甚至30多年的发酵,国家高考改革计划“已经开始成长”,有三次必修考试和三次选修考试。“变化”意味着改革,“变化”意味着进步。如果仅仅从考试本身的公平性来说,一年两次或两次以上的外语考试,以及选拔考试,都是由考生决定的,出于能力的原因而申请考试的初衷,可以使考生的考试能力得到更好的发挥。这是高考改革的最终目标吗?如果“是”,我就不重复了。

任何改革都是扬长避短,高考改革也不例外。高考制度恢复至今已有30多年了。它经历了艰难困苦。不可否认,高考制度在人才选拔和培养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高考制度性弊端越来越明显:一旦考试终身化,数百万人被挤到一座“独木桥”、应试教育的“指挥棒”、人才培养多样化的“瓶颈”,此外还有高考经济过热、高考腐败滋生等问题。最初的改革计划没有多少“反欺诈”效果,这可能太肤浅了。

高考改革不是学科的“排列组合”。排列组合的核心问题是研究给定需求下排列组合的可能情况的总数。学科的“排除组合”,即使是最好的,也只能达到考生的“最佳”考试成绩。它不能触及高考制度中存在的深层矛盾,也不能触及深水区的“暗礁”。这只能被视为“肤浅的改革”。这种改革只是表面的、自命不凡的。即使这种肤浅的改革也不利于深水区改革的推进。

高考改革不应回避矛盾,尤其是主要矛盾。矛盾理论告诉我们,要推进改革,就必须把握事物发展中的主要矛盾。当前高考制度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核心问题是什么?是终身制度僵化和制度弊端,还是应试教育的绑架制约了人才的选拔和培养,还是招生腐败侵犯了社会公平正义.如果高考制度的“主要矛盾”没有被明确认识,改革只能在强制考试和选择性考试这两个科目上“观望”。

对于高考改革来说,只有告别敷衍了事的“分科结合”的责任,才能在寻求“最大公约数”上达成共识。寻找“最大公约数”不仅是找到“主要矛盾”的过程,也是“抓住主要矛盾”的过程。它不仅是一个公众舆论沸腾、人们智力活跃的过程,也是一个公众舆论受到尊重、人们智力被吸收的过程。这不仅是一个公众关注高考制度改革的过程,也是一个“功夫更多地在高考制度之外”的过程。解决“最大公约数”是改革的“必要测试”,不能简化为

几道家常菜,色香味俱全,营养美味,让你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