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中国本土科幻片的内核与方向?|对话《流浪地球》导演郭帆

在2014年底的第四届中美合拍展上,电影总局安排了几位年轻导演到派拉蒙学习。郭帆是其中之一,还有宁浩、庐阳、陈思成和肖恩。

“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巨大的差距和危机,所以我们导演回来后都在尽最大努力做与电影产业化相关的事情。”郭帆回忆道。

四五年后,几位导演交了成绩单:宁浩拍摄了《疯狂的外星人》,陈思成将《唐人街探案》拍成了系列片,肖恩也执导了《天气预爆》。

郭帆选择了《流浪地球》。这部电影改编自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的同名小说,是中国电影史上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大片。

郭帆对目前超过5亿元人民币的电影成本苦笑不已,说:“我不能说确切的数字,但远非5亿元。”

与通常耗资数亿美元的好莱坞科幻电影相比,国内科幻电影制作资金无疑非常有限。例如,像《星际穿越》这样的硬科幻作品的成本高达1.65亿美元,至少是《流浪地球》的三倍。

即便如此,根据中国电影制片人舒芳的说法,开动这台机器的决定是由老板们捏大腿根、咬后臼齿、一起把五个脚趾抓进土壤里做出的,因为郭帆团队和他们已经完成的阶段性成果已经打动了所有投资者。

2018年5月,《流浪地球》的主要制作人之一万达电影(Wanda Film)撤出了资本,首次向公众曝光了电影的金融危机。随后,郭帆自己的郭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吴京主演分别投资3000万和5000万。

虽然在郭帆的描述中,生产团队的资本链并没有被打破,但在回忆当时的拍摄场景时,他仍然感慨“超级困难”。

在梦工厂和郭帆的对话中,这位年轻的导演告诉我们如何在极其有限的成本下制作如此受高度赞扬的硬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之后,国内科幻电影的未来在哪里?

《流浪地球》的诞生:

什么是符合中国美学的科幻小说?

经过四年的不断提问,《流浪地球》终于在2019年春节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原创作品的作者刘慈欣评论说,这部电影“充满了厚重的史诗质感”。中国人民对祖国和家园的感情第一次在空间尺度上表现出来,震撼了他们的心灵。”

但是对导演郭帆来说,“在口头上说出来之前,观众很紧张。”幸运的是,《流浪地球》没有辜负人们的期望,并在2019年春节的许多大型电影中赢得了公众的赞誉。截至2月6日,豆瓣的口碑高达8.2。

时间可以追溯到2015年年中,当时中国电影制片厂总经理红菱在办公室会见了郭帆,并询问了他的下一步安排。当时,中国电影已经获得了刘慈欣的三部科幻小说的版权,郭凡也退出了他之前的导演项目《同桌的你》一年。

“我说过我一直想拍科幻电影。红菱总是说我们只有刘达的三个版权,分别是《流浪地球》 《超新星纪元》和《微纪元》。事实上,当时我给出了一个快速的反馈。我说如果允许我选择,我会选择《流浪地球》。”郭帆告诉几家娱乐梦想工厂。

作为科幻迷,郭帆对这三部小说有自己的理解。“这两部小说《微纪元》和《超新星纪元》至今还没有拍摄。一方面,建立世界观和相关背景会更加困难,因为它们涉及到更远的未来。另一方面,它也包含一些审查的理由。相比之下,《流浪地球》是在不久的将来建造的,它更容易与现实结合并找到情感基础。”

事实上,郭凡想当导演正是因为他想拍科幻电影。在他2011年的电影处女作《李献计历险记》中,他已经使用了一些科幻元素。但是面对像《流浪地球》这样一个困难而史无前例的项目,他为什么敢接受呢?

"年轻大胆"郭帆在几家梦想工厂微笑。

这不是开玩笑。在中国制作科幻电影的经验很少,更少的导演愿意接触科幻电影。即使有勇敢的年轻电影人,《三体》的教训仍然存在。

事实上,中国电影最早的目标实际上是好莱坞导演。一些投资者透露,起初老板要求他们寻找像詹姆斯卡姆这样的董事

郭帆认为:“所有的怀疑实际上都是关于这种未知,关于工业过程的困难,关于未知的结果。”

但是留给他的压力是显而易见的。中国电影制作人舒方(Shuofang)回忆说,他总是在凌晨4点收到郭凡的文件,包括逐渐详细的世界观框架规范的众多版本、到舞台的大纲、到剧本的舞台以及各种概念设计。

事实上,是郭帆的团队在接下来的8个月里为建立世界观做出了巨大努力,这才打动了投资者。

现在外界知道《流浪地球》有3000幅概念图,包括行星引擎、地下城市和车辆等所有场景的细节,还有8000多幅截图。

“所谓的世界观意味着我们必须在50年后重新组织世界,从政治和经济到文化和教育,甚至是食物和衣服的程度,包括外部物理环境的变化,大气的温度等等。所有这些都应该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如果太模糊或太前卫,观众将缺乏共鸣。”郭帆说。

事实上,还有另一个问题:中国人能从美学上接受什么样的科幻小说?

在郭帆看来,由于缺乏工业革命,中国人对机器没有深厚的感情。这就要求创意团队重建中国人熟悉的审美风格,包括亲和力强的服装形式、前苏联厚重工业质感的笨拙机械、更符合我们当前空间技术的全息投影拒绝、以及各种可以触摸到的真实感觉的小零件等。

这些任务琐碎复杂,要求极高。除了前期八个月的集中运作之外,电影团队还在剪辑阶段以零敲碎打的方式补充世界观。

重写剧本:

突破刘慈欣讲故事的框架

世界观确立后,我们将开始准备剧本。

郭帆说《李献计历险记》项目始于2015年11月,编剧团队花了两个月时间写了一个简单的大纲。剧本于2016年1月1日正式创作,拍摄直到2017年5月才正式开始。

与许多人的预期相反,这部电影剧本的创作与原作者刘慈欣的小说大相径庭。

“我和刘(刘慈欣)谈过,在这方面达成了共识:我们的创意载体是不同的。这部小说有自己的表达方式,基本上不受限制。例如,刘先生主要从宏观的空间角度看地球和人类,但很难在电影中呈现。如果一部电影在两小时内谈论世界观,它将成为一部科教片,所以这部电影只能依靠人类的情感。对此,郭帆告诉几家娱乐梦想工厂。

即便如此,改编如此庞大而短小的科幻小说并不容易。在王宏伟(《同桌的你》 《流浪地球》等)的领导下。),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副主任,剧本经历了100多次大小手稿的修改。

”王老师也是科幻迷。他独自推翻了两份草稿。他说不。他写得不好。这份草稿不错。再来一份草稿。甚至连草案都差点被推掉。”当郭帆回忆时,他仍然感觉很深刻。

为了确保电影的科学严谨性,创作团队特意咨询了中国科学院的四位科学家、一些物理学家和大学教授,讨论天体物理学、力学甚至罗氏极限等天文学专业知识。

而这些专家和学者只是在帮助解决基本的学术问题,并确保这部电影在其庞大的结构中不会犯致命的错误。说到拍摄,我们应该尽力消化这些学术概念,以降低普通观众观看电影的门槛。

”例如,罗氏极限,你怎么能用一两句话来解释它?您可以简单地将罗氏极限理解为一个极限值。当一个天体接近另一个时,如果超过这个值,这个天体将被捕获或吞噬。然而,混凝土非常复杂。它由流体和刚体组成。你很难解释清楚一两句话,也不可能讲得很长。因此,最好使用倒计时的概念,“我们有十秒钟爆炸”,这很容易理解。”郭帆解释道。

预算超支多次。

工业光魔负担不起最便宜的特效出价。

郭范雎举了两个例子来说明《流浪地球》特效的难度以及这些问题有多麻烦。

(行星转向引擎)

1,立方体模型有6个面,而电影中的引擎模型有10亿个面,渲染后的海报有4-5 G。工作人员甚至没有足够的计算机来操作海报。

2,电影的轨道不能在累积在一起的同时打开,并且在同时打开时基本上是冻结的。最后,它只能在合并前被部分打开和处理。

除了这一时期的许多超支之外,就连郭帆本人上个月也增加了900万元来补充后期制作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在2003年的特效镜头中,有四分之三是由国内特效公司完成的,包括北京的橙色视觉(Orange Vision)、北京的莫尔VFX(More)、皮克斯蒙多(Pixomondo)(由中国和德国公司联合制作)和德克斯特(Dexter)(由中国和韩国公司联合制作),而外国公司只负责500多个镜头。

郭帆回忆说,早在2016年,创始人就去了一些国际知名的特效公司寻求合作,但最终失败了。“在工业魔法时代,我们和人们谈论是否能以更低的价格获得一些特效。事实证明,我们买不起最便宜的价格。”

但是郭帆对一些细节印象深刻。“事实上,我们后来可能说过我们准备撤军,因为我们没有预料到,但是对方反应强烈。当我们离开时,他们的人赶上来,第二次递名片,希望合作,但他们仍然没有降低价格。我也问他们,什么吸引了你?他们说中国人有一个非常奇怪的想法,带走了地球。”

这就是郭帆起初喜欢《无人区》小说的原因。他总是被小说中与中国文化密切相关的情结所感动,但直到对方的笑话,他才更加意识到中国科幻电影的核心和方向。

“不同于美国的移民背景,我们已经成为农业文明几千年了。我们对土地的感觉不同于美国人。我们的户籍制度迄今已经存在,减少了我们的移民和流动性。因此,在美国电影中,一旦出现全球危机,人类会放弃地球并逃离,但中国人不会。所以当时我觉得我已经为中国科幻小说找到了正确的方向,那就是,基于我们自己的文化形成我们自己的形式,那种形式是肉包子的形式,而不是汉堡包。”

至于目前呈现的视觉效果,郭帆坦率地承认,虽然不是最令人满意的,但它已经代表了中国最高水平的特效。尽管离真正的科幻电影产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至少我们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