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二次降息后 鲍威尔对特朗普说:轮到你了

  财联社(上海,研究员 袁晓茜)讯,美联储(Fed)主席罗杰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周三(9月18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向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传递了一个不那么微妙的信息:美国经济之所以这么坚挺,是因为美国央行已经采取行动,在动荡时期为其提供支持。这种情况是否会继续下去,现在就掌控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手中。

  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美联储责无旁贷。全球经济风险上升以及美国与中国的贸易谈判进展不利,致使美联储在今年内两次降息。但鲍威尔表示,除非这些风险能够实实在在削弱美国的经济数据,否则再次降息没有必要。

  “贸易谈判的进展时起时落,此次采访时,谈判或许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在谈及美国政府与中国及其他国家的贸易谈判时,鲍威尔表示。

  “我确实认为,过去一年我们采取宽松的政策是美国经济保持良好发展的原因之一,”鲍威尔在援引美国强劲的经济数据时说道。“我们将高度依赖经济数据”,来决定未来利率政策的变动。

  周三,美联储将基准隔夜拆借利率下调0.25%,这是今年第二次降息。但新的政策制定者预计,今年不大可能再次降息了。

  这番言论是鲍威尔对特朗普的微妙反击。此前,特朗普在社交媒体Twitter上进行言辞激烈地谩骂和攻击,要求美联储将利率下调至经济衰退的水平,并采取其他非常规手段提振经济。

  鲍威尔在上个月于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举行的一次央行会议上表示,全球贸易规则变得如此不可预测,企业信心被削弱、全球经济增长被遏制,美国央行没有既成模式来应对这一状况。

  自从2018年3月份,特朗普政府对进口钢铁和铝制品加征关税以来,作为全球最大的进口国,美国经常同主要贸易伙伴进行争议不断的贸易谈判。贸易谈判进展的不确定性正在抑制资本支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于今年7月份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贸易增速放缓至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中美贸易争端可能使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减少0.5%。

  是否会影响美国经济乐观的前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特朗普政府与中国贸易谈判的结果。美国或许会获得“疲软”的商业投资,又或许会让世界经济陷入停滞或猜测的状态。

  “这种情况不同寻常,” 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本身是强劲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选出的官员们必须应对这些重大风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财联社(上海,研究员 袁晓茜)讯,美联储(Fed)主席罗杰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周三(9月18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向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传递了一个不那么微妙的信息:美国经济之所以这么坚挺,是因为美国央行已经采取行动,在动荡时期为其提供支持。这种情况是否会继续下去,现在就掌控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手中。

  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美联储责无旁贷。全球经济风险上升以及美国与中国的贸易谈判进展不利,致使美联储在今年内两次降息。但鲍威尔表示,除非这些风险能够实实在在削弱美国的经济数据,否则再次降息没有必要。

  “贸易谈判的进展时起时落,此次采访时,谈判或许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在谈及美国政府与中国及其他国家的贸易谈判时,鲍威尔表示。

  “我确实认为,过去一年我们采取宽松的政策是美国经济保持良好发展的原因之一,”鲍威尔在援引美国强劲的经济数据时说道。“我们将高度依赖经济数据”,来决定未来利率政策的变动。

  周三,美联储将基准隔夜拆借利率下调0.25%,这是今年第二次降息。但新的政策制定者预计,今年不大可能再次降息了。

  这番言论是鲍威尔对特朗普的微妙反击。此前,特朗普在社交媒体Twitter上进行言辞激烈地谩骂和攻击,要求美联储将利率下调至经济衰退的水平,并采取其他非常规手段提振经济。

  鲍威尔在上个月于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举行的一次央行会议上表示,全球贸易规则变得如此不可预测,企业信心被削弱、全球经济增长被遏制,美国央行没有既成模式来应对这一状况。

  自从2018年3月份,特朗普政府对进口钢铁和铝制品加征关税以来,作为全球最大的进口国,美国经常同主要贸易伙伴进行争议不断的贸易谈判。贸易谈判进展的不确定性正在抑制资本支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于今年7月份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贸易增速放缓至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中美贸易争端可能使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减少0.5%。

  是否会影响美国经济乐观的前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特朗普政府与中国贸易谈判的结果。美国或许会获得“疲软”的商业投资,又或许会让世界经济陷入停滞或猜测的状态。

  “这种情况不同寻常,” 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本身是强劲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选出的官员们必须应对这些重大风险。“

  财联社(上海,研究员 袁晓茜)讯,美联储(Fed)主席罗杰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周三(9月18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向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传递了一个不那么微妙的信息:美国经济之所以这么坚挺,是因为美国央行已经采取行动,在动荡时期为其提供支持。这种情况是否会继续下去,现在就掌控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手中。

  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美联储责无旁贷。全球经济风险上升以及美国与中国的贸易谈判进展不利,致使美联储在今年内两次降息。但鲍威尔表示,除非这些风险能够实实在在削弱美国的经济数据,否则再次降息没有必要。

  “贸易谈判的进展时起时落,此次采访时,谈判或许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在谈及美国政府与中国及其他国家的贸易谈判时,鲍威尔表示。

  “我确实认为,过去一年我们采取宽松的政策是美国经济保持良好发展的原因之一,”鲍威尔在援引美国强劲的经济数据时说道。“我们将高度依赖经济数据”,来决定未来利率政策的变动。

  周三,美联储将基准隔夜拆借利率下调0.25%,这是今年第二次降息。但新的政策制定者预计,今年不大可能再次降息了。

  这番言论是鲍威尔对特朗普的微妙反击。此前,特朗普在社交媒体Twitter上进行言辞激烈地谩骂和攻击,要求美联储将利率下调至经济衰退的水平,并采取其他非常规手段提振经济。

  鲍威尔在上个月于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举行的一次央行会议上表示,全球贸易规则变得如此不可预测,企业信心被削弱、全球经济增长被遏制,美国央行没有既成模式来应对这一状况。

  自从2018年3月份,特朗普政府对进口钢铁和铝制品加征关税以来,作为全球最大的进口国,美国经常同主要贸易伙伴进行争议不断的贸易谈判。贸易谈判进展的不确定性正在抑制资本支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于今年7月份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贸易增速放缓至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中美贸易争端可能使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减少0.5%。

  是否会影响美国经济乐观的前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特朗普政府与中国贸易谈判的结果。美国或许会获得“疲软”的商业投资,又或许会让世界经济陷入停滞或猜测的状态。

  “这种情况不同寻常,” 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本身是强劲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选出的官员们必须应对这些重大风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财联社(上海,研究员 袁晓茜)讯,美联储(Fed)主席罗杰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周三(9月18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向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传递了一个不那么微妙的信息:美国经济之所以这么坚挺,是因为美国央行已经采取行动,在动荡时期为其提供支持。这种情况是否会继续下去,现在就掌控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手中。

  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美联储责无旁贷。全球经济风险上升以及美国与中国的贸易谈判进展不利,致使美联储在今年内两次降息。但鲍威尔表示,除非这些风险能够实实在在削弱美国的经济数据,否则再次降息没有必要。

  “贸易谈判的进展时起时落,此次采访时,谈判或许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在谈及美国政府与中国及其他国家的贸易谈判时,鲍威尔表示。

  “我确实认为,过去一年我们采取宽松的政策是美国经济保持良好发展的原因之一,”鲍威尔在援引美国强劲的经济数据时说道。“我们将高度依赖经济数据”,来决定未来利率政策的变动。

  周三,美联储将基准隔夜拆借利率下调0.25%,这是今年第二次降息。但新的政策制定者预计,今年不大可能再次降息了。

  这番言论是鲍威尔对特朗普的微妙反击。此前,特朗普在社交媒体Twitter上进行言辞激烈地谩骂和攻击,要求美联储将利率下调至经济衰退的水平,并采取其他非常规手段提振经济。

  鲍威尔在上个月于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举行的一次央行会议上表示,全球贸易规则变得如此不可预测,企业信心被削弱、全球经济增长被遏制,美国央行没有既成模式来应对这一状况。

  自从2018年3月份,特朗普政府对进口钢铁和铝制品加征关税以来,作为全球最大的进口国,美国经常同主要贸易伙伴进行争议不断的贸易谈判。贸易谈判进展的不确定性正在抑制资本支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于今年7月份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贸易增速放缓至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中美贸易争端可能使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减少0.5%。

  是否会影响美国经济乐观的前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特朗普政府与中国贸易谈判的结果。美国或许会获得“疲软”的商业投资,又或许会让世界经济陷入停滞或猜测的状态。

  “这种情况不同寻常,” 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本身是强劲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选出的官员们必须应对这些重大风险。“

  财联社(上海,研究员 袁晓茜)讯,美联储(Fed)主席罗杰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周三(9月18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向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传递了一个不那么微妙的信息:美国经济之所以这么坚挺,是因为美国央行已经采取行动,在动荡时期为其提供支持。这种情况是否会继续下去,现在就掌控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手中。

  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美联储责无旁贷。全球经济风险上升以及美国与中国的贸易谈判进展不利,致使美联储在今年内两次降息。但鲍威尔表示,除非这些风险能够实实在在削弱美国的经济数据,否则再次降息没有必要。

  “贸易谈判的进展时起时落,此次采访时,谈判或许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在谈及美国政府与中国及其他国家的贸易谈判时,鲍威尔表示。

  “我确实认为,过去一年我们采取宽松的政策是美国经济保持良好发展的原因之一,”鲍威尔在援引美国强劲的经济数据时说道。“我们将高度依赖经济数据”,来决定未来利率政策的变动。

  周三,美联储将基准隔夜拆借利率下调0.25%,这是今年第二次降息。但新的政策制定者预计,今年不大可能再次降息了。

  这番言论是鲍威尔对特朗普的微妙反击。此前,特朗普在社交媒体Twitter上进行言辞激烈地谩骂和攻击,要求美联储将利率下调至经济衰退的水平,并采取其他非常规手段提振经济。

  鲍威尔在上个月于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举行的一次央行会议上表示,全球贸易规则变得如此不可预测,企业信心被削弱、全球经济增长被遏制,美国央行没有既成模式来应对这一状况。

  自从2018年3月份,特朗普政府对进口钢铁和铝制品加征关税以来,作为全球最大的进口国,美国经常同主要贸易伙伴进行争议不断的贸易谈判。贸易谈判进展的不确定性正在抑制资本支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于今年7月份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贸易增速放缓至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中美贸易争端可能使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减少0.5%。

  是否会影响美国经济乐观的前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特朗普政府与中国贸易谈判的结果。美国或许会获得“疲软”的商业投资,又或许会让世界经济陷入停滞或猜测的状态。

  “这种情况不同寻常,” 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本身是强劲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选出的官员们必须应对这些重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