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之后相遇,谭星才知道,她一直深爱的沈一寒,却从没爱过她

2019-08-30 19: 27: 48木子里过去的事件

最后告诉你如何阅读小说的全文!

那个高个子的男人站在她面前,低头看着她。

谭星的心突然收紧了。

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看到沉一涵平静地拉出钱包,在她面前扔了一张厚厚的钞票,薄薄的纸刮在她的脸上,刀般的疼痛。

“五千,不要找。”

谭星的手掌,捏了一层薄薄的汗水。

在接下来的一秒钟里,她保持着眩晕的意识,将所有散落的音符放入包中。

她需要钱,小有子的救命钱!

沉一涵瞥了她一眼,他的眼睛又黑又不清楚,然后转身看着一位类似领导的警察。 “警察,每个人都被抓住,今天很辛苦。”

“如果不是院长提供信息,我们不会这么快就抓人,我们应该感谢沉迪恩。”

谭星听了他们的言语和话语,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头晕眩晕了一会儿。她下意识地用钱抱住了包,它是黑色的,昏倒在地上。

谭星做了个梦。在她的梦中,她还很年轻,在学校很开心。

她是一名聋哑学生。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沉一涵这样的坏男孩。她暗中给他买了早餐,去操场观看他打篮球,甚至打架和打架,她小心翼翼地将创可贴放入他的抽屉里。

春,秋,冬,夏,一整年。

终于发现了长长的秘密爱情。那天,沉一涵在学校门口的一角堵住了她,嘴里松了一口气地问道:“小妹妹,你喜欢我吗?”

从那时起,她成了他的小女朋友,从高中到大学,从青年到成熟。

一个人的爱是六年。

当谭星醒来时,头顶是一个明亮的天花板。熟悉的消毒剂气味在医院中是未知的。

在昏迷之前,记忆冲了上来。她急忙坐起来,发现她的包打开了拉链。幸运的是,钱还在那里,谭星叹了口气。

旁边的小护士看见了她,停下来停下来说:“当你醒来时,不要移动它,小心摆脱针头。”

谭星发现她的血管仍然插着针头。向下看,一股鲜红色的液体流入她的身体,输液管连接着她的血管。

“这是什么?”

“你失去了太多的血,院长亲自告诉他要减掉400毫升的血。”

400cc的血液

谭星的大脑猛地砰地一声打开,匆匆拔出针头,鲜红的血液流过她的手。

“我不需要输血,我必须离开医院!”

她说她跳下床,小护士忙着拉着她说:“小姐,你的医疗费还没有支付。”

随后小护士付账单,一张长长的医药账单让谭星头晕目眩。

“你错了吗,我昏迷了很长时间,医疗费用怎么样.”这太贵了。

“小姐,你有严重的贫血,输血费用,救护车费用加上我们的院长的访问费,共计5000,我们不会犯错。”

谭星看着手中明确定义的医疗费用,右下角飞龙飞舞的签名,只觉得有点担心。

当她从医院出来时,她没有下一分钱。

天已经黑了,手背上的血管还在流血,而谭星看着灯光下的交通,有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小玉子的医疗费用没有收回,她的鲜血仍在流失。现实就像一个敌人阻挡了她一路走来。

考虑到上一次血统经销商留下的手机号码,谭星咬牙切齿,拿出手机拨号。

刚拿出电话,一种独特熟悉的铃声,这是她在大学时为沉一涵设定的铃声。

当他刚刚分手时,他还叫她每天要求和平。她担心她会丢掉头盔并把他扔进黑名单。

敢于偷偷溜出来需要很长时间,但这个号码从未被召唤过。

谭星看了五年从未在屏幕上被打过的名字。

“饲料”将耳机小心地贴在耳朵上。

那边声音低沉,声音嘶哑。

“凤凰路,布鲁斯酒吧,过来。”

喜欢给小小的一点赞美!谢谢你的鼓励!

只需点击文章左下角的“了解详情”链接即可阅读小说的全文!

关注小编,每天都推荐超时尚小说,小编想要阅读的私信会回复!

最后告诉你如何阅读小说的全文!

那个高个子的男人站在她面前,低头看着她。

谭星的心突然收紧了。

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看到沉一涵平静地拉出钱包,在她面前扔了一张厚厚的钞票,薄薄的纸刮在她的脸上,刀般的疼痛。

“五千,不要找。”

谭星的手掌,捏了一层薄薄的汗水。

在接下来的一秒钟里,她保持着眩晕的意识,将所有散落的音符放入包中。

她需要钱,小有子的救命钱!

沉一涵瞥了她一眼,他的眼睛又黑又不清楚,然后转身看着一位类似领导的警察。 “警察,每个人都被抓住,今天很辛苦。”

“如果不是院长提供信息,我们不会这么快就抓人,我们应该感谢沉迪恩。”

谭星听了他们的言语和话语,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头晕眩晕了一会儿。她下意识地用钱抱住了包,它是黑色的,昏倒在地上。

谭星做了个梦。在她的梦中,她还很年轻,在学校很开心。

她是一名聋哑学生。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沉一涵这样的坏男孩。她暗中给他买了早餐,去操场观看他打篮球,甚至打架和打架,她小心翼翼地将创可贴放入他的抽屉里。

春,秋,冬,夏,一整年。

终于发现了长长的秘密爱情。那天,沉一涵在学校门口的一角堵住了她,嘴里松了一口气地问道:“小妹妹,你喜欢我吗?”

从那时起,她成了他的小女朋友,从高中到大学,从青年到成熟。

一个人的爱是六年。

当谭星醒来时,头顶是一个明亮的天花板。熟悉的消毒剂气味在医院中是未知的。

在昏迷之前,记忆冲了上来。她急忙坐起来,发现她的包打开了拉链。幸运的是,钱还在那里,谭星叹了口气。

旁边的小护士看见了她,停下来停下来说:“当你醒来时,不要移动它,小心摆脱针头。”

谭星发现她的血管仍然插着针头。向下看,一股鲜红色的液体流入她的身体,输液管连接着她的血管。

“这是什么?”

“你失去了太多的血,院长亲自告诉他要减掉400毫升的血。”

400cc的血液

谭星的大脑猛地砰地一声打开,匆匆拔出针头,鲜红的血液流过她的手。

“我不需要输血,我必须离开医院!”

她说她跳下床,小护士忙着拉着她说:“小姐,你的医疗费还没有支付。”

随后小护士付账单,一张长长的医药账单让谭星头晕目眩。

“你错了吗,我昏迷了很长时间,医疗费用怎么样.”这太贵了。

“小姐,你有严重的贫血,输血费用,救护车费用加上我们的院长的访问费,共计5000,我们不会犯错。”

谭星看着手中明确定义的医疗费用,右下角飞龙飞舞的签名,只觉得有点担心。

当她从医院出来时,她没有下一分钱。

天已经黑了,手背上的血管还在流血,而谭星看着灯光下的交通,有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小玉子的医疗费用没有收回,她的鲜血仍在流失。现实就像一个敌人阻挡了她一路走来。

考虑到卖家最后一次让她接触角膜的手机号码,谭星咬紧牙关,拿出手机拨号。

刚拿出她的手机,这是一个独特的熟悉的铃声,她在大学时为沉一涵设定了。

分手后,他每天都在呼唤她,以实现和平。如果她心软,她害怕她会扔掉她的盔甲,所以她把他拉进了黑名单。

在我敢于秘密释放它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但这个数字再也没有打过电话。

谭星看着屏幕上从未跳过五年的名字,有一会儿他恍恍惚惚。

“Feed”小心地将接收器贴在耳朵上。

一阵深沉,沙哑的声音传来。

“凤凰路,蓝吧,来这里。”

如果你喜欢它,那就给小编一个恭维! ____________谢谢你的鼓励!

您可以点击文章末尾的“了解更多”链接阅读小说的全文。

注意小编,每日推荐超好看的小说哦,私信小编想看书,会回复哦!

申博sunbet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