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管理层洗牌 乌鲁木齐银行前3季度营收净利双降

高层管理人员的改组很难改变薄弱的业绩吗?今年前三个季度,乌鲁木齐银行的净利润和净利润双双下滑。记者:曾强,中国网上财经,12月13日经过2018年核心管理层的重组,乌鲁木齐银行从2015年开始进入了一个缓慢发展的业务状态。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在2019年进一步恶化。

乌鲁木齐银行最近披露了2019年第三季度的信息报告。报告期内,该行总资产自年初以来进一步“缩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较去年同期下降。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11月19日和21日,乌鲁木齐银行连续被中央银行开出三张罚单,涉及虚报、瞒报、伪造和篡改金融统计等违法行为,引起了很多关注。

China.com金融记者就上述情况给乌鲁木齐银行发了一封采访信,但对方没有回复。

从利润表来看,乌鲁木齐银行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下降主要是由于手续费和佣金净收入的减少和净利息收入增长的放缓。2019年前三季度,我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4800万元,同比下降55.14%。净利息收入24.1亿元,同比增长1.39%,同比下降3.19个百分点。

第三季度报告显示,乌鲁木齐银行总资产为1508.69亿元,较年初下降1.19%。2019年前三季度,本行实现营业收入25.12亿元,实现净利润10.75亿元,增速由正变负,同比分别为-1.68%和-5.95%。

从利润表来看,乌鲁木齐银行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下降主要是由于手续费和佣金净收入的减少和净利息收入增长的放缓。2019年前三季度,我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4800万元,同比下降55.14%。净利息收入24.1亿元,同比增长1.39%,同比下降3.19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乌鲁木齐银行净利息收入增速明显放缓。2018年,本行实现净利息收入31.56亿元,同比增长2.28%,同比增长8.21个百分点。

乌鲁木齐银行的利息收入主要来自信贷资产、同业资产和投资资产。联合信贷在2019年7月发布的《乌鲁木齐银行2019年后续信用评级报告》中指出,2018年,随着定期存款比例的增加,乌鲁木齐银行的资本成本增加,最终导致客户存款利息支出增加。由于当年发行了二级资本债券,应付债券利息支出大幅增加。总体而言,乌鲁木齐银行传统存贷款业务对净利息收入的贡献相对稳定。主动负债规模的扩大使得利息支出的增加更加明显,这也减缓了乌鲁木齐银行净利息收入的增长。

核心管理洗牌

从乌鲁木齐银行2019年前三季度的表现可以看出,由于2018年核心管理的洗牌,该行的盈利能力并没有提高。

2018年度报告显示,乌鲁木齐银行在2018年经历了频繁的人事变动。乌鲁木齐银行的董事长和行长都换了。同时,增加了风险主管和首席信息官等职位。具体为:任接替杨莉担任董事长,接替担任总裁,田宇阳辞去副总裁职务,方伟川由纪委副书记晋升为副董事长兼党委委员,沈琦担任纪委书记兼党委委员,接替顾新荣担任总裁助理,增加高成、顾永保为董事会秘书、风险总监、首席信息官。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2017年年报,任、并未出现在乌鲁木齐银行的高级管理团队中。与此同时,李鹏被免去副总裁职务,任命了三名新的副总裁,包括2018年辞职的田羽杨。

就业绩而言,结合历年年报,2015年乌鲁木齐银行净利润增速大幅下滑,进入一位数增长缓慢的时代。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五年间,本行净利润分别增长30.75%、9.91%、3.37%、4.16%和2.97%。

目前,核心高级管理层的改组并没有改善运营

据公开信息,乌鲁木齐银行成立于1997年。新疆第一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城市商业银行是在原乌鲁木齐市38家城市信用社的基础上,由市政府出资控股的。2015年12月,该行正式更名为现在的名称,完成了从一家本地银行向一家注册资本为40亿股的地区银行的转型。截至2018年底,本行前三名股东分别为乌鲁木齐国有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乌鲁木齐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深圳君豪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19.6%、11.91%和8.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