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SCI至上”是学术评价改革的突破口

▲数据图表。

最近,科技部和财政部共同制定了《关于破除科技评价中“唯论文”不良导向的若干措施(试行)》。教育部和科技部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 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旨在打破科技评估中“唯论文”和“SCI第一”的不良倾向。

自2018年下半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若干意见》以来,一系列关于学术评价制度改革的文件相继出台。这反映了国家层面改革学术评价制度的决心,有效地推动了学术评价从理念到实践的“突破四个限制”。

SCI(科学引文索引)自20世纪80年代引入中国,现已发展成为职称评定、绩效评价、人才评价、学科评价、资源配置、学校排名等诸多方面的核心指标。一些高校和科研院所将SCI论文、高影响因子论文和高被引论文作为人才评价的主要方法,“SCI第一”经常受到舆论的批评,研究界也需要对学术评价体系进行彻底改革。

科技部、教育部等最近发布的通知。不仅确立了分类评估、同行评估和标准化评估的方向,而且对成果评估的权重比例和论文的具体数量做出了详细的规定。正是由于认识到国内科技期刊与国际期刊之间的客观差距,该通知明确提出培育和建设中国高质量的科技期刊。

当然,脱离“只有论文”的定位并不是完全否定SCI和论文的价值和意义,而是要改变“SCI第一”和“论文第一”的极端偏见,合理把握SCI的“使用程度”。归根结底,改革评价体系就是要扭转目前单一、机械化的评价方法,朝着更加多元化、多样化、灵活化的方向发展,构建更加合理、均衡的指标评价体系。

俗话说,不打破就不可能打破。然而,解构是容易的,而建构并不那么简单。笔者注意到,许多网民关心的是如何保证新评价方法的公平和公正。一些网民也认为,在建立一个更完善的学术评价体系之前,最好保持现有的评价体系。

事实上,任何突破性的创新和改革都需要在疑惑中“艰难前行”。当然,打破“SCI第一”的评价取向不可能一蹴而就。要真正落实改革精神,需要突破许多主观、客观甚至技术的制约。

一方面,科学研究成果的评价不是孤立的,就像一个生态系统,与各种因素密切相关。在“只写论文”制度的影响下,整个社会环境也呈现出对大学和科研机构的认知和评价的简单化理解。学术界一直重视SCI收录论文的数量,一些机构对大学的排名也是基于此。扭转整个社会的“认知惯性”需要一些时间。

另一方面,任何评价工具和手段的形成都需要一定的时间积累和学术界的认可。改革需要经得起实践的检验,评价体系和体系的建设是一个不断完善、逐步推进的过程。要摸着石头过河,就必须给“试错”更多的空间和机会。在实践中发现和解决问题是必要的。改革者应建立对话和反馈机制,及时听取实施意见和效果反馈,及时调整和纠正。

学术科研成果评价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打破“SCI第一”可视为一个突破。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管理部门也必须增强积极性和主动性,探索适合自身特点的评价方法。这也是对大学和科研机构的学术治理能力和水平能否得到有针对性、切实有效的措施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