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渝:当当是时候改变做事的方式了!

中国出版媒体商报2天前我要分享

“人民日报关于香港现状的报道采取了震动,表明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书业不是自我更新,也不会发生重大变化。当时代抛弃你,甚至”再见“也不会可以说。“这是当当天董事长于瑜参加2019年当当出版研讨会的8月22日下午的开幕词。

01

最近对图书行业的关注和担忧

我们仍然看到人们,谈论产品,谈论价格,谈论退税。当当想要改变你与出版商做事的方式。“

图书行业的痛点是什么?于宇继续说:“这个世界非常令人兴奋,人们不记得读过这本书;想起来,不知道读什么书。在过去的几年里,出版业的供应商和当当网都有相互之间实现了双方的增长,税前净利润从1亿增加到2.7亿,3.58亿,2018年增加了5.4亿,2019年增加了7亿。但要成为先进的生产力,当当必须改变。

2018年6月,于宇在当当网提出了一个建议:当当网的行为,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接触客户,告知客户,服务客户。在研讨会上,余瑜说:“触摸:让客户看书;告诉:什么样的书是好的;服务:最低的价格,最好的服务。我们不成为一个重型客户,轻供应商公司,我们可以不会赢得这场消费者战争。“

02

直戳行业两大难点平台化

面对图书行业的两大难点,于瑜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调整组织结构。在拆除出版物部门之前,将供应链投入物流,合同投入融资;出版部门转过身来,每个人都去寻找现场,每个人都去了商业小组; “当当需要供应商消费。时间,用来吸引顾客并引发购买。”

除了结构性变化,当当网将在下半年开辟双赢局面,增加“平台化”。为供应商资源的分配和授权提供特定的“方法”。在车站内的资源分配中,根据人群设计推广活动,实现在线场景;站外资源的分配通过一键分享工具,书籍和促销活动,最大限度地增加了微信,天猫和Vibrato的连接。寻找读者的活动。分散供应商,为供应商的补货,运营,促销,数据查询等创建多元化的自助式操作工具;大数据推动智能物联网。

03

“五,三不要”:综合淘宝第一

以客户为核心,当当网希望与供应商合作,共同开发交通,利用现场与读者互动。让阅读变得有趣,并考虑人群和与出版社一起玩的新方式,将阅读变成有趣的东西。重新描述我们的“书”。

为此,当当提出了更具体的“五,三不要”。 “五要素”是指:全面的总保护;定价权给予出版社,当当只负责价格比较,价格是全网最低的;降低销售率,加快营业额;鉴于独家当当,新书优先考虑;什么时候出来。 “三不要”的意思是:不买谈判;不要与其他渠道互斥;不要在销售上亏本。这种打破原有购买和销售的营销方式对行业的上游和下游产生巨大影响。 “当当可以牺牲短期利润,但必须完成转型”。

04

跳出“价格战”漩涡,打击盗版并建立信任的基石

除了“五,三不”之外,当当网还能与出版商做些什么?

“价格战”改变了整个行业。当当网副总裁陈立军在研讨会上说:当当网一直坚决反对价格战,但整个行业真的没有面临价格战,关键是“内容”。 “我们经常说”内容为王“,多种书籍都有不同的特点,有些书籍需要用作排水产品来吸引顾客购买,如青年文学。故意拼凑在一起的“精神鸡汤”只能为读者提供一个。一个10,000人的剪辑。“

出现了书业榨钱的不良现象。但是,许多读者并不欣赏它。年轻人倾向于微观消费,这种关注消费瞬时体验的行为与文化消费不同。许多书需要深入阅读,许多读者认为免费阅读是理所当然的。

“信任”是当当网与供应商合作的基石。当当网愿意承担更多的责任,提供资金设立反盗版基金,并与出版社捆绑,最大的诚意接纳供应商。作为一个渠道,在当前的网络环境中,向客户锐化,完成现场变更,共同努力,使上下游互利互惠。

接触,通知和服务客户得到参与供应商的一致认可。现场无处不在,但客户受到了伤害,所以那些不会想到阅读的人愿意学习,而那些愿意阅读的人擅长阅读书籍,而出版业则被扭曲成绳索。这是这股力量的驱动力。当当也是不可或缺的。

推荐阅读

收集报告投诉

“人民日报关于香港现状的报道采取了震动,表明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书业不是自我更新,也不会发生重大变化。当时代抛弃你,甚至”再见“也不会可以说。“这是当当天董事长于瑜参加2019年当当出版研讨会的8月22日下午的开幕词。

01

最近对图书行业的关注和担忧

我们仍在与人交谈,谈论产品,讨价还价和回归点。我们应该改变我们与出版商做事的方式。

图书行业的痛苦是什么?于宇继续说:“这个世界真是太棒了,以至于人们不记得读书;当他们想到它时,他们不知道该读什么。过去几年,出版业的供应商和当当网取得了成功,实现了双方的成长。当当网的税前净利润从1亿增加到2.7亿,3.58亿,2018年增加了5.4亿,2019年减少了7亿。但是如果我们想成为一个先进的生产力,我们必须改变它。

在2018年6月,豫宇在当当网提出:当当应该专注于三件事:接触客户,告知客户和服务客户。在研讨会现场,余裕宇说:“触摸:让客户看书;告诉他们要读什么样的书;服务:最低的价格,最好的服务。我们不会成为一个有价值的公司客户超过供应商。我们不会赢得消费者战争。

02

平台直接指向产业的两大难点

面对图书行业的两大难点,于宇宇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调整组织结构。拆解前的出版部门,将供应链纳入物流,将合同纳入财务;出版部门集体轮流,每个人搜索场景,每个人管理人群; “当需要花时间在供应商身上时,它会被用来吸引顾客并引发购买。”

除了结构变化,当下半年开放和双赢,增加“平台”。供应商资源的分配和分配可以提供具体的“方法”。在车站内的资源配置中,我们根据人群设计促销活动,实现在线场景;在车站外的资源配置中,我们最大限度地利用微信,天茂,颤音等渠道,与关键共享工具对接,并为读者提供书籍和促销活动。分散供应商,创建供应商导向的补货,运营,推广,数据查询等多元化,自助运营的工具;大数据驱动的智能材料联合会。

03

“五,三不要”:综合淘宝第一

以客户为核心,当当网希望与供应商合作,共同开发交通,利用现场与读者互动。让阅读变得有趣,并考虑人群和与出版社一起玩的新方式,将阅读变成有趣的东西。重新描述我们的“书”。

为此,当当提出了更具体的“五,三不要”。 “五要素”是指:全面的总保护;定价权给予出版社,当当只负责价格比较,价格是全网最低的;降低销售率,加快营业额;鉴于独家当当,新书优先考虑;什么时候出来。 “三不要”的意思是:不买谈判;不要与其他渠道互斥;不要在销售上亏本。这种打破原有购买和销售的营销方式对行业的上游和下游产生巨大影响。 “当当可以牺牲短期利润,但必须完成转型”。

04

跳出“价格战”漩涡,打击盗版并建立信任的基石

除了“五,三不”之外,当当网还能与出版商做些什么?

“价格战”改变了整个行业。当当网副总裁陈立军在研讨会上说:当当网一直坚决反对价格战,但整个行业真的没有面临价格战,关键是“内容”。 “我们经常说”内容为王“,多种书籍都有不同的特点,有些书籍需要用作排水产品来吸引顾客购买,如青年文学。故意拼凑在一起的“精神鸡汤”只能为读者提供一个。一个10,000人的剪辑。“

出现了书业榨钱的不良现象。但是,许多读者并不欣赏它。年轻人倾向于微观消费,这种关注消费瞬时体验的行为与文化消费不同。许多书需要深入阅读,许多读者认为免费阅读是理所当然的。

“信任”是当当网与供应商合作的基石。当当网愿意承担更多的责任,提供资金设立反盗版基金,并与出版社捆绑,最大的诚意接纳供应商。作为一个渠道,在当前的网络环境中,向客户锐化,完成现场变更,共同努力,使上下游互利互惠。

接触,通知和服务客户得到参与供应商的一致认可。现场无处不在,但客户受到了伤害,所以那些不会想到阅读的人愿意学习,而那些愿意阅读的人擅长阅读书籍,而出版业则被扭曲成绳索。这是这股力量的驱动力。当当也是不可或缺的。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