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迅雷-3000亿关税威胁已成强弩之末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特表示,美方将于91日对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0%关税。这发生在两国元首不久前在大阪会晤取得共识、两国经贸团队刚刚举行高级别磋商之后,令世界错愕不已,全球主要资本市场均对此作出了较剧烈的反应。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中国政府和中国民众经历过之前多次的反复无常,可能或多或少有些习以为常了。

虽然这次关税威胁的商品总额达3000亿,比前三轮的总额还要高,且一旦实施意味着美国对所有自中国进口的商品都加征了额外关税,这在心理上容易让人觉得这次对中国的威胁和伤害会更大,但理性分析之后容易得到结论:最后这3000亿商品的关税威胁只是强弩之末,其对中国的伤害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而对美国自身的伤害则会更加明显。

如果说美方之前的几轮关税战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那接下来很可能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美方有性价比的武器早就用完

剩余3000亿美元商品很难替代

美国拥有长期用完的“具有成本效益”的武器,其余的可能是“80人受伤,自我损坏了一千人”。在海关战争中,各方都会优先选择那些对自己危害较小,对另一方危害较大的人的关税。这些品种的特点是,该国更容易找到替代进口国,而另一国的出口更依赖于国内市场。例如,中国选择农产品作为对美国的衡量标准是基于这一原则。

事实上,美国的前几轮关税也清楚地反映了这一原则。例如,160亿和340亿名单中前两轮所涉及的品种分散,中国没有绝对优势。这意味着美国消费者和企业很容易找到替代品,因此前两轮引入关税的难度相对较小。

到第二轮2000亿名单时,美国国内反对的声音明显更大,因为“性价比”的品种越来越少。为了弥补2000亿元人民币,还选择了中国具有较大优势的棉花和纸板制品等类别。中国人越有利,美国就越难以取而代之。

最后剩下的3000亿里面就更是包含很多中国在全球出口市场中占据大比例份额和具有绝对优势的品类了,对于纺织品,服装,钢铁等,美国几乎不可能找到替代品。因此,美国政府将在该国面临前所未有的反对,对最后300亿件商品征收关税。

%5C

对剩下3000亿加征关税

成本将主要由美国消费者和企业承担

关税是进出口交易中征收的税收,直接导致交易成本增加。交易成本主要由哪方承担是取决于买卖双方的地位。当买方缺乏替代方案且卖方处于相对有利的位置时,税收成本将主要由买方承担。这一点,国内人可能有更直观的经验,例如,在过去几年,房地产市场相对火爆,当供应短缺,最初对卖方征收的契税和所得税是基本上转移给买家。可以看出,承担交易成本的人取决于双方在交易中的优越地位,而不是取决于谁征收。

其余3000亿品种中有许多是中国的主导品种,占全球出口市场的很大份额。在这种情况下,征收的关税将主要由美国消费者和企业承担,并出口到相关的中国品种。总份额影响不会太大。

我们收集并编制了美国过去十年发起和采用的“双反”调查案例,我们发现了12个相关数据。在实施高反倾销和反补贴税后的一年内,出口到美国的商品数量和数量大幅下降,但只有3个品种对全球的总出口出现了一定下滑,其余品种仍保持较高的增速。

可以看出,当美国征收高税率时,它将直接影响对美国的出口,但全球经济是相互联系的。即使在原产地原则下,市场仍具有较强的监管能力,对世界的出口数量并没有普遍下降的数量。

当然,经过“双反”调查和批准的品种肯定是品种,具有极其明显的竞争优势,如产品成本和价格,而且没有广泛的代表性,但剩余的3000亿商品中的大部分都是品种。优势明显。

此外,“双反”征收数十至数倍的惩罚性税率,300亿的关税为10%或25%。因此,参照“双反”案的法律,增加关税可能会对出口到美国产生重大影响,但对相关品种全球出口的影响可能不会太大。

%5C

加征关税的副作用不断显现

美方加征新关税阻力将前所未有地增大

由于前几轮关税增加的副作用,美国对关税战争的反对将变得越来越响亮。这可以从美国公司申请关税清单所排除的项目数量中看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已经公布了七批排除名单,豁免项目的数量已超过2,500个。这仅与自2019年以来报告过程中前两轮160亿和340亿的关税清单以及2000亿的被排除产品清单有关。从6月30日开始,结果尚未公布。

%5C

根据USTR的要求,应用程序排除的原因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1)产品是否只能从中国进口,是否可以在美国找到产品或同类产品的来源或第三国; (2)添加产品关税是否会对申请人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和其他美国利益; (3)产品是否与“中国制造2025”或中国其他产业政策密切相关。

前两轮加征关税的500亿里就已经有2500多项产品已经被批准排除,表明这些产品难以替代或将严重损害美国公司的利益,那么下一个200亿的名单必须要有更多,更大的比例很难更换。这一点从每轮关税前听证会越来越多的反对中可见一斑。

通过类比,其余3000亿人口中的大部分都难以替代,因为美国贸易部门必须仔细筛选清单的前三轮,并选择相对容易替换的品种,对美国的影响较小。而且这些列表中仍有许多难以替代的内容。可以想象,对经过精挑细选之后剩下的3000亿加征关税,美国国内的阻力将前所未有的增大。

国内纺织服装等行业步入“微利”时代

加征关税不会带来致命冲击

对3000亿商品的关税对国内相关产业的影响是多少?首先,肯定会产生重大影响,但不会带来致命影响。我看到一些研究表明,国内纺织,服装,玩具和其他出口业务的利润率只有几个百分点。因此,相信增加10%或25%的关税将给这些企业带来“灾难”。但作者认为这种观点是静态的,而且过于简单。

以纺织服装业为例,根据统计局的统计,近年来纺织,服装,服装行业的销售利润率一直在5.5%左右波动,2010年以前一直在下降。这是“小”利润“水平意味着这些纺织公司的出口业务将被10%或25%的关税破坏?

%5C

整个行业的低利润水平无法解释国内纺织服装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地位。从全球纺织服装行业的出口市场份额来看,国内纺织服装企业具有绝对优势。尽管过去两年有所下降,但仍然是中国纺织服装业在全球出口市场中仍有34%以上的份额,而排在第二、三位的印度和越南都不到5%国内近些年一线工人的成本上升比较快,幅度都远大于5.5%

%5C

一方面,利润率水平仍然较低,另一方面,它在出口市场中占据绝对优势。这表明微观利润水平是国内制造商充分竞争的结果,而不是被外国竞争者挤压。因此,对中国制造商征收关税不会直接抹去微利空间,也不会带来。消灭灾难。

实际上,另一个数据也可以说明这个问题。如果对的微利水平近两年我国纺织服装品出口中对美出口占比在16%左右,而美国进口的纺织服装品中来自中国的占比约征收10%的关税会给灾难带来灾难,那么这些年来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将使这些低利润的企业消失。

%5C

以纺织服装行业为例,据统计,36%我国反制措施需理性、精确评估坚持继续对外开放政策不动摇唐军金融工程首席分析师[0x9A9A][0x9A9A]可以在纺织服装产品中看到,美国进口对中国的依赖程度明显高于中国对美国的出口

如果不是一些高端品牌服装(主要是欧美品牌),在普通人的纺织品和服装需求中,美国更依赖中国的进口。因此,对纺织品和服装产品征收关税,绝大部分成本将落在美国普通消费者的头上,这将对中国制造商产生一定影响,但不会产生致命影响。

[0x9A9A]

[0x9A9A]

针对美国的关税威胁,我国有关部门表示强烈反对,并将采取必要措施,坚决维护自身利益。与美国相似,在对美国进口的前几次关税之后,我们进一步扩大关税的价格/性能比将会越来越低,我们需要保持合理和准确的评估。

此外,在坚决反击的同时,必须坚持和加快开放的方向和步伐。事实上,在加速对外开放的过程中,优先考虑其他国家实现更自由的贸易环境和更高水平的开放政策也将对美国政府和经济界施加更大的压力,并将有明显的反作用。

事实上,过去两年中国的对外开放明显加快,开放程度也有所提高。上海自由贸易区新区的总体规划将很快公布。在新的领域,在探索投资和贸易便利化的实施过程中,将更加注重投资和贸易自由化,探索在投资和管理便利性,货物自由进出,资金流动方便,程度高等方面的创新突破。交通的开放性,人员的自由实践和信息的快速传播。并探索国际公认的规则,以探索更具竞争力和相关的税收安排。新区将在国际公认的最具竞争力的自由贸易区实施具有强大国际市场竞争力的开放政策和制度。

因此,我们不应该将评估贸易摩擦的收益和损失限制在一个国家的贸易收益和损失,而应该从中国与全球贸易中所有国家和地区的贸易比例的变化来评估中国的贸易地位。只要它相信自由贸易和公平贸易,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地位就可以得到改善。

[0x9A9A][0x9A9A][0x9A9A]